截圖 2021-06-29 下午9.07.51.png

Makoto Fujimura

Four Holy Gospels

這份具有歷史意義的委託案是為紀念英王詹姆斯譯本聖經發行四百週年,為Crossway出版社於2011 年 1 月發行的書籍而創作。分別為五個主要篇首、89個標題的第一個字母和 148 頁的頁面繪製作品,這是一次前所未有的結合,藤村真最擅長是現代感又帶有古代經文形式的藝術風格,他的目標是描繪“聖經中所蘊含的更高遠現實……純粹是為了將信仰和藝術融入我們當前的多元文化世界。” 原作曾在華盛頓特區聖經博物館、岡薩加大學君特美術館、東京高島屋當代畫廊和紐約市瀑布畫廊展出。

 

89個標題的第一個字母,每一章節標題字母都是對章節內容的視覺解經,所以可以用這些圖像默想福音書的內容。

Charis-Kairos 基督的眼淚

image (1).png

Charis-Kairos(基督的眼淚)

天然寶石礦物顏料、金、比利時亞麻布,80×64″

Charis (恩典) Kairos (時機),採用了藤村真為“獨白”系列發展的方法,該系列呈現藤村真的創作與現代主義大師喬治·魯奧 (Georges Rouault) 作品的關係,以喬治·魯奧不可磨滅的圖像為線索,藤村真決定從一個黑暗的背景開始,用棱鏡色彩照亮黑暗。藤村真在Crossway的四福音計劃的介紹中寫道:

 

“我用水性的日本畫材料(日式繪畫)繪製了《四福音書》的五幅大型圖像,重點是基督的眼淚(約翰福音 11 章)—基督為過往世代的殘暴及我們現今的黑暗而流下的淚水。

Matthew—Consider the Lilies
馬太——看那百合花

MF00070-image.jpg

Matthew—Consider the Lilies 馬太——看那百合花

天然寶石礦物顏料、金、金箔、碳粉、雲肌紙,48×60″

”看那百合花“是用六十多層精細研磨的珍貴礦物(藍銅礦和孔雀石)、白色牡蠣殼粉末,並塗上已經固化了一個多世紀的墨汁,以及黃金和金箔粉末,混合了動物膠(日本三千本,不再生產),將礦物粉末敷在手工抄製的日本紙上,這幅畫描繪復活的一株三朵的百合花,暗示即使是貌似平凡的百合花亦因復活生命呈現創衍的真實。

Mark—Water Flames 馬可——水焰

image (3).png

Mark—Water Flames 馬可——水焰

天然寶石礦物顏料、金、胭脂紅、雲肌紙,48×60″

“水焰”系列描繪了火焰不只是毀滅而且能煉淨的特質。這些作品讓人想起美國藝術家馬克·羅斯科(Mark Rothko,1903-1970 年)末日般感性的視覺語言—使用日本朱紅色、黃金、鉑金粉末和胭脂紅(由印度胭脂蟲製成的染料),即使我們身處不斷擴大的原爆過程中,這幅作品也能將促使我們的目光持續朝向神。

Luke—Prodigal God 路加——揮霍的上帝

image (2).png

Luke—Prodigal God 路加——揮霍的上帝

天然寶石礦物顏料、金、金箔、雲肌紙,48×60″

這幅作品的標題來自路加福音 15 章中一個眾所周知的浪子回頭的故事,取自牧師提摩太凱勒的書《揮霍的上帝》,複雜的畫面表現我自己在宗教律法主義(哥哥)與故事中父愛的揮霍本質之間的內心糾葛。我們恣意沈浸在文化與藝術世界之中,卻沒有一種語言能將迷失者(有時包括我自己)找回來,這一系列作品探討—我內心深處的張力—在盛行著律法主義及任性的諸多文化中。

John—In the Beginning 約翰——起初

image (4).png

John—In the Beginning 約翰——起初

天然寶石礦物顏料、金、比利時亞麻布,48×60″

這部作品在視覺上呼應了“基督的眼淚”的封面,就像約翰福音的開頭呼應創世記的開頭一樣。約翰福音的第一章不僅談到了在耶穌裡所有創造的起源,也談到了創造背後的奧秘。藝術需要蘊含著這樣的奧秘之中——隱藏在我們問題背後的更深層次的問題,以創衍性的思維敞開心扉來面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