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登回憶說:「我家人強烈反對這婚姻,我父親是飛行官,身上配有槍枝,他曾揚言不惜開槍都要阻止我飛去香港成婚!」有日,梁登哥哥偷偷告訴她:「我已槍枝內子彈全數卸除,趁父親還沒發現,妳趕快走。」梁登當然知道父親是心疼不捨而出言恐嚇,並不會真的開槍,但她仍立即啟程。

婚後三年,鮑博與梁登嘗試返回台灣求取梁家人認同與諒解,不料踏進台中家門,空無一人,不知所措的夫婦兩人枯坐在客廳,「在我腦中,神一直告訴我要等待,一定要修復好關係。」他們足足等了一整天,直至傍晚時分,心軟的梁登母親終於回家,一言不發進廚房準備晚餐,鮑博見機不可失,亦步亦趨跟著,輕言安慰並承諾會照顧梁登一輩子,兩人相擁流淚,鮑博終能正式被認可成為台灣女婿。數十年後,丈母娘得了阿茲海默症住進台北振興醫院,但唯一還認得的人,只有鮑博。

鮑博夫婦決定長居台灣,開始在台灣各地創作馬賽克壁畫與鑲嵌玻璃,除了台中東海大學對面的天主教堂、嘉義的聖奧德教堂,還有新店耕莘醫院大廳的長壁畫、彰化田中耶穌聖心堂的鑲嵌玻璃,都是絕美代表作。近期作品則是2012年在新北市天主教台灣總修院高達9公尺巨幅壁畫,以及2015年在中和天主之母堂的外牆建築壁畫。

「我老了,做不動大型壁畫了,現在改在家裡畫畫。」現已高齡95歲,但鮑博創作慾仍強烈,近3年內已完成數十幅畫作,準備7月23日95歲生日當天舉辦人生第一次個展。

仔細看鮑博的作品,會發現畫中人物有臉型、卻無五官,鮑博認為:「並不需要!以前達文西、米開朗基羅等人畫的耶穌像都不一樣,甚至數百年來在教堂、博物館內每幅圖像的耶穌都不同,誰能告訴我,哪張臉才是耶穌的臉?我畫作內的人都沒有五官表情,但你一定看得出他們的喜樂或痛苦、悲傷或歡愉,因為那些你都經歷過,是你內心反照。」

梁登說,她和鮑博「Just like brushes,we are God’s brushes」,就像一隻畫圖筆,我倆只是神的筆刷工具,畫完了就洗乾淨,等著下次再使用,是畫作感動人,而非畫者感動人。

即將為鮑博舉辦「聖者腳蹤」個展的台北正藝美學空間負責人錢胡家琪表示:「鮑博對耶穌和人們的愛、香氣是如此的珍貴,它滲透鮑博所有美麗的藝術品。」

「愈老愈好」,鮑博忽然冒出這四個中文字,他解釋,生活在事事便利的台灣,得到妥善照顧,愈發覺得愈老愈好。梁登一直在抱怨自己老了醜了,他卻對著她說:「妳愈老愈好。」

「我們在做的事沒什麼了不起,也不浪漫。」在美國出生的他,可以有美國籍,但他以身為墨西哥人為榮,所以放棄美國護照。現在住在台灣很快樂,雖然不是台灣人,但他愛台灣。

他這一生幾乎漂泊一整個世紀,浪跡許多洲洋、行經大半亞洲,當年離開美洲時的永別預感果然是真的,他知道,他再也不會離開台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