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國,每分鐘有100人的靈魂會下地獄,我們能做些什麼來幫助他們嗎?」

1940年,年僅17歲的鮑博(Francisco Borboa)聽到一位傳教士這樣說。令一心想成為醫生的他陷入艱難的抉擇:進入醫科大學完成志業,或是改當傳教士去拯救中國人的靈魂?

鮑博1923年生於美國加州,6歲喪母,隨後跟著父親回到墨西哥到祖籍地。聰穎的他成績優秀,醫生或傳教都是心之所向,當時鮑博單戀著一位女孩,他禱告:「若她答應等我完成醫科學業,我就去行醫救世。若她拒絕,我就成為祢的中國傳教士。」鮑博向女孩告白,卻被冷淡地拒絕。儘管傷心,他卻感到異常平靜。他清楚地知道,這是神指引他往傳教士的路途前進。

所有親友都反對鮑博到中國傳教的想法,鮑博瞞騙父親,告訴他自己將進入軍醫大學攻讀。意志堅決的鮑博1943年進入天主教分支耶穌會San Cayetano初學院。

紙包不住火,鮑博的父親聽聞兒子將成為一名神父時十分震驚,找了好友帶著槍支,像是電影情節般即刻啟程往耶穌會,準備「救援」鮑博。但三天的火車行程加上旅途的疲憊成為緩衝,讓他們見到鮑博的瞬間,內心的憤怒消洩怠盡。「這是天主的旨意,我自己非常清楚在做什麼。」鮑博與父親長談後,獲得了父親的祝福,深深擁抱彼此後,心平氣和離去。

在學期間鮑博除了神學,也需選修能為當地貢獻的才能,他選擇了建築與土木工程。當時的他,從未想到數年後這些技能竟改變了他的後半生。

1948年,鮑博成功申請赴中國傳教,他和其他修士從美國舊金山登上輪船,先航抵日本,再轉往中國上海。「當船離開舊金山時,我感覺到一種讓人心碎的悲傷,似是與我的家鄉、家人和朋友永別。」他緊握住身上的十字架,看著美洲大陸漸漸消失。但他信心堅定地對耶穌許諾:「為了袮,為了中國人的靈魂……」

當船行經橫濱時,觸目貧瘠,他以為上海應該也是一樣的。沒想到鮑博在上海下船,看見滿滿人潮與人力車搶客喧囂,有著繁華景象和許多美麗樓房,人們喜樂地在街上行走、工作與生活。

他滿心的訝異:「並沒有悲慘的人等著下地獄,要期望我去拯救啊。」但那不再重要了,他相信耶穌的旨意,要他把祂帶給中國人。同時,他很快地就受到東方文化與美學的吸引,積極想要了解與學習。

很快的鮑博被安排到北京學習中文和書法。ㄅㄆㄇㄈ,他是這樣開始學習中文,「中國字美極了! 每個字都是一個圖畫,每一筆都像是在畫畫。」鮑博不僅樂在其中,而且愈來愈愛。不料,國共發生內戰,鮑博和神職開始緊急撤離,逃難旅程艱辛驚險,火車站擠滿人潮,一夜他在夜間巡視修道院時,共軍流彈擦身而過,幾乎殺死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