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我們有頌讚這世間任意妄為的各種表達方式,卻沒有一個能帶領失喪人們回家的文化表達方式。」 – 藤村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