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紐約時報的報導裡David Brooks描述了一個對時間腳步加快的反對行動,而藤村真的作品是可以在社會的雜亂之中抽身而出找出平衡點。
他也並提到說:「藤村真有著那些生活於各種不同步調之人的思考方式,他自稱他自己是個徘徊於邊界的人。他就是那種在各種群體之間穿梭活動、將圈外的消息帶進群體的人。他曾寫過一本名為《Culture Care》的書,論述的內容為反對有關文化戰爭的思想。書裡頭極力倡導著一種環境運動:要以慷慨的、多產的、世代性的作品取代那出於恐懼而生的苛刻作品。世代性這一詞就是另一個世代的氣息,到底在一個看每天日報還嫌太慢的世界裡偶爾要過的有世代觀會是什麼意思呢?」

歡迎閱讀這篇文章:
https://nyti.ms/2V3Rbq7